河北11选5的巧 > 综艺节目 >

张蔚:将阿里影业打造全球最大娱乐公司

2018-07-21 11:38

  导语:美国娱乐媒体《好莱坞报道》近日采访了阿里影业总裁张蔚,她表示现阶段, 阿里巴巴 的电商业务能够为好莱坞提供价值,张蔚 相信通过营销可以推动中国影业的发展。

  虽然她的公司还没有电影成品面世,她的名字也并未被电影界所熟知,但从她担任阿里影业总裁的那一刻起,她就已经成为中国娱乐圈最有影响力的女性之一。

  2014年9月阿里巴巴上市近一年后,马云亲自委任张蔚担任阿里影业主管国际业务的负责人。这意味着马云仍在继续扩张他的电影版图,而这只是其快速发展的娱乐帝国中的一部分,其他还包括线上电影购票业务,电影发行技术,流媒体播放设备——天猫魔盒,持有国内优秀电影公司华谊及乐视股份,与NBC环球签署了长时间的授权协议,与派拉蒙合作成为其电影《碟中谍5》在中国的官方合作伙伴,随后更是大手笔收购 优酷土豆 。

  张蔚与中国娱乐行业的缘分始于童年。当时还是北京一名初中生的张蔚,赢得了在少儿节目《我们这一代》担任主持人的机会,她一直主持这个节目直到上高中为止。她大学就读于于宾夕法尼亚州塞顿希尔大学,并在哈佛商学院取得MBA学位。之后她于1999年回到中国在中央电视台主持一档商业节目《对话》——向中国观众介绍世界500强商业领袖,曾采访过Jeffrey Immelt, Larry Ellisonand Sumner Redstone等CEO。西方媒体曾称她为“中国的奥普拉”暗示她颇有野心。然而张蔚说她的核心追求是成为一名商业领袖,做节目仅仅是自己的一个爱好。她还曾任CNBC中国区总经理,以及星空传媒中国首席运营官。

  2008年张蔚加盟阿里巴巴集团,出任集团资深副总裁兼战略投资部负责人。2014年,当马云开始进军娱乐业,张蔚的国际媒体背景也使她成为公司早期电影电视业务管理者的有力候选人。她被委任去完成对文化中国的接管业务,而后文化中国正式更名为阿里巴巴影业集团。这家新公司后来也将中影集团副总经理张强收入麾下,出任公司CEO。张强主要负责阿里影业国内电影业务,而张蔚主管海外业务,以实现马云希望这家年轻的公司能够在数年后成长为知名全球公司的愿景。

  在北京见到张蔚时,她说 “这是我在新办公室的第一周,也是我上任来第一次在这接受采访。”

  《好莱坞报道》在北京采访了这位极其忙碌的总裁,她将要告诉我们她计划如何实现对马云的承诺——将阿里影业打造成“全球最大的娱乐公司”。

  张蔚:我不认为我们跟其他公司一样。不仅仅是因为我们是“新来的”使我们与其他公司不同,而是因为我们来自于一个完全不同的行业。我们生来骨子里就有着“互联网基因”,这也使我们与众不同。我们想要通过附加价值的方式来促进中国电影产业的发展。这就涉及利用好我们生态系统内的资源,包括智慧谋略和我们现有的成果。有了这些,我们也明白我们不可能只局限于某一个领域。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要有内容制作业务,参与内容营销以及线上线下销售业务。集团对优酷土豆的收购也是为了向用户销售在线影视内容。

  张蔚:在我和所有的工作室商谈的过程中,他们最想了解的就是电商公司能为他们做什么。我们可以做的有很多。在过去,最让电影公司头疼的事就是他们没有办法能够全面详尽地了解到,什么样的观众才是他们电影的受众。制片人可能也想了解,电影观众大概多大年纪?来自哪里?有没有孩子?兴趣是什么?生活水平如何?以及他们是什么样的人?我们现在所说的就是需求驱动型娱乐业产业。最好的解决方案就是将互联网与娱乐业务深度结合。

  张蔚:我们收购了粤科软件,它是一家影院票务解决方案系统提供商;还有你熟悉的淘宝电影,这是我们的在线票务平台;还有娱乐宝,它算是一个众筹平台。所有这些都是为了打通用户和内容,使内容提供商能够了解自己的目标客户群体。

  张蔚:我们母公司的电商平台上有海量用户,他们实际上也是国内电影的核心观众;线上购物用户与电影观众是重叠的。去电影院看电影实际上是一种生活方式的变革,所以中国电影观众普遍来说比较年轻。对于这一代人来说,以前的主要娱乐方式是去卡拉OK,而现在是去影院看电影。正因如此,我们才能看到电影屏幕数的飞速增长。而对于我们的平台,这些用户基础是一样的。来淘宝电影买票的人其实已经是支付宝用户,这也使我们可以了解买票者的消费数据。而对于如此庞大的数据量,我们还深知自己对此负有重要责任。

  张蔚:有许多人想投资中国电影行业,所以找投资并非难题。在我看来,娱乐宝不单单只是一个融资工具,它是内容与粉丝进行早期互动的平台。人们来娱乐宝投资项目是出于对这个IP的热爱或是觉得这样的故事很贴近自己的生活。有了他们的投资,我们也就知道他们对这些内容的喜爱和热忱。而且或许在电影制作之前,他们就会与自己的朋友分享。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也会和他们全程互动。我们会邀请当中的一些人加入核心群体,安排他们与影星见面,甚至是举行一些探班活动。如果他们能带来更多的合作伙伴,我们会以更多不同的方式给予回报。我相信营销应该贯穿始终,而不仅仅是在电影上映前,这样才能推动发展。这样我们就能知道真正的粉丝群体是哪一群人,并与他们互动。有时我们要减少企业投资份额,这样才能有更多份额留给粉丝。

  《好莱坞报道》:一开始在投资者中间有关于阿里巴巴在娱乐业的重心的怀疑,就是这些投资可能都会沦为装饰门面之举或是成为其核心电商业务向娱乐业的转移。

  张蔚:我觉得今年的双十一已经充分表明商业的互补性。第一步是创造“双十一”购物节这个活动。今年的晚会多了一个盛大的庆祝仪式并增添了很多娱乐体验,这也开启了今年的双十一线上销售活动。除了很多中国的明星以外,我们还和《纸牌屋》中扮演FrankUnderwood的凯文·史派西和《007:幽灵党》的主演丹尼尔·克雷格合作。这些项目我都参与了。当我向人们解释这些时,我会说,想想黑色星期五和在商店外排着长队的人们,再想象这个画面,在 梅西百货 外边的街上有一场盛大的派对,凯文·史派西和丹尼尔·克雷格都在那,店门打开后,大家一起进去购物。我认为将购物和娱乐相结合是一个绝妙的点子。(阿里巴巴双十一当天的前90分钟交易量就突破50亿美元。)

  《好莱坞报道》:阿里巴巴的电商业务能给阿里影业和好莱坞伙伴带来什么好处?

  张蔚:商品销售是很大的一块。在美国,票房占了营收的30-40%,在中国,目前来说,票房占营收的大头。在商品销售领域还有很多价值仍未被发掘出来。我们相信在这个邻域我们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我们的电子商务平台上有近1000万卖家,总体来看,没有什么商品是不能做的。而且还是一站式服务,从设计、制造、后勤一直到客服,到最后交到用户手中。我们的卖家所面临的挑战是如何营销产品,使其差异化。对于一个孩子来说,一张床单和一张印着超人的床单,意义是完全不同的。将好产品与好IP结合是一条很好的发展路子。

  答:在我们的系统内,有面向所有卖家的信用系统。通过对卖家的了解,我们就可以从各类商品中选出最符合资格的生产者。例如,关于《碟中谍5:神秘国度》,我们想了约30种产品,我们与派拉蒙的销售规划团队密切合作,在此全程中都向他们提供设计和样本。有许多产品我们也会直接展示给汤姆·克鲁斯看,确保这些产品是能够代表电影的。这就是我们的价值所在:连接各方。在过去,浙江省的一个背包制造商是不可能以如此有效可信的方式与派拉蒙联系在一起的。

  《好莱坞报道》:要想真正实现好莱坞中国合拍电影,至少在内容上来说,实际上是很困难的事,之前还没有人真正做到过。

  张蔚:首先要搞清谁是核心观众。对于一些合拍项目而言,电影的大部分观众都是中国人,所以应该是面向中国市场的中文电影。市场也比较支持这样的。我们不能想着让每一部中国电影都走向全世界,我们必须要实事求是……我们还与世界各地的IP持有人积极沟通,购买在中国和海外都有粉丝基础的故事的版权,这样的合拍电影才有全球吸引力。中国与世界在很多价值观上是相同的,所以有很多点是值得关注的。合拍电影肯定会到来,但这件事应该顺其自然,不能强求。

  《好莱坞报道》:我们都知道,马云愿意为女性创造机会。在中国和阿里巴巴,身为一名女性高管是怎样的一种体验?

  张蔚:阿里巴巴是为数不多的有数量较多的女性高管的公司之一。中国的大多的女性都要参加工作,不像亚洲许多其它国家,女性只能呆在家里。毛主席不是说女性顶起半边天嘛!马云也常常开玩笑说阿里巴巴的成功都要归功于女性。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我们的在线消费者很多都是女性,但这只是从消费者层面上来说。在主要的科技公司里,阿里巴巴的女性高管比率是最高的。我们的员工中有50%是女性,对于一家科技公司来说,这个比例是相当高的。我已经在公司工作了七年半,还没有遇到所谓限制女性职员发展的“玻璃天花板”。

  《好莱坞报道》:当你和马云第一次去好莱坞时,你们在洛杉矶开设的办事处曾引起巨大轰动。但现在看来你似乎将更多的时间花在了北京。

  张蔚:我们已经在那里开设办事处,但我其实一直在全球到处飞。光上个月我就辗转国内、东京、伦敦和洛杉矶四地。我主管的国际团队在洛杉矶有办公室,,但我们北京的国际团队更庞大。洛杉矶团队主要拓展与电影公司的关系,招揽人才,大多的执行工作还是在中国完成的。

  张蔚:以前我是通过看电影的方式放松自己,但现在成了影业的管理层,这可能也成了我的一项职责吧。我最大的个人爱好是潜水。我觉得潜入水下的感觉可能最接近外太空体验。在大海中你会觉得自己很渺小,还有许多未知的东西。你能感觉到宇宙到底有多大。所有这些纠缠着我们生活的烦恼琐事都能抛之脑后,你能够特别专注。所以我在水下的时候总会放空自己。(笑)我希望我能有更多时间做这些事!